朝十七

路仍遥长再望春朝 唯白衣紫帔 吟吟缭缭

是跳马哇!!!!

我是真以为今天能画完的,,,哭唧唧

不行,,,开始困了,,,,关机,,看个脆皮鸭然后就寝

我要开始,,,,xiao画画了,,,


不想当画家的编辑不是一个好翻译,,

江澄,生日快乐💕

愿你千劫终尽,恩怨逍遥,事事相安。

愿你不再纵马横刀,愿你放下执念毒绕。

愿你还能鲜衣怒马,愿你还能怒骂嬉笑。

愿你凤管鸾箫,愿你月圆花好。

愿你四季冷暖有人知,愿你一路良人伴。

愿你余生能与蓝涣无事常相见,
愿你一生平安喜乐。

阿澄,生辰快乐。
阿澄,我们江湖再见。
💜💜💜💜💜💜💜

生日贺

20180915旗木卡卡西微博超话生贺文组评选文章《生日贺》

文章作者:旗木卡卡艺(微博)



————————————————————



(一)少年不知愁滋味

忆曾经,正十八

初相遇,便沉迷

银白发,月牙眼

雷鸣起,震天地

只一招,定胜局

从此后,更倾心

未了解,卿过去

谁曾想,更悲戚



(二)忆往事不堪回首

少年郎,双亲离

父自尽,心门闭

重任务,不惜命

轻同伴,守规矩

却不想,遇险境

一语醒,梦中人

齐心力,救小琳

怎奈何,不如意

挚友去,留血轮

将至爱,托付卿



(三)几分心酸几分甜

谁曾想,战争惨

保不住,留不下

一时间,水门班

分崩离,仅剩下

孤师徒,心中泣

为疗伤,入暗部

却见得,更黑暗

师心急,命守妻

也曾经,见笑颜

殊不知,人祸至

留幼子,共黄泉



(四)苦尽甘来需时间

悲旗木,再孤身

沧海变,心渐死

三代目,欲相救

分弟子,为教师

以铃铛,做测试

稻草人,下决心

渐走出,伤心地

第七班,终成立

经失去,更珍惜

为教师,愈努力



(五)山重水复疑无路

未曾想,又失去

七班离,孤身矣

战佩恩,却力竭

又见父,化心结

再相遇,狂少年

已变敌,回不去

那曾经,四人行

阴谋至,战争起

四对一,却失利

螺旋丸,终打破

面具下,那伤痕



(六)问君能有几多愁

谁曾想,昔日友

今仇敌,心悲戚

神威间,共决战

无他法,唯一死

最后才,真相白

土之死,是假象

琳之死,为阴谋

一时间,天地崩

放仇恨,共御敌

双神威,救鸣人



(七)恰似一江春水流

大敌至,辉夜姬

叹无用,心渐沉

却舍身,救忍界

怎想到,再一次

挚友去,当面离

再赠眼,最后的

神威现,须佐强

第七班,共合作

封辉夜,解月读

九尾起,须佐至

逃不开,宿命战

宇智波,心中恨

终放下,七班聚



(八)直挂云帆济沧海

担责任,为六代

保和平,鞠躬尽

今一首,未歌颂

仅仅是,述生平

却叫人,泪已尽

平常人,经一二

已成魔,皆复仇

唯稻草,心悲愤

却坚定,保正义

守和平,噫吁嚱



(九)生辰之庆好繁华

今恰逢,君生辰

女不才,送贺礼

唯愿君,从今后

苦远离,月牙现

既已退,放宽心

享天伦,忘过去

吾只愿,君平安

其余事,无强求

再一次,为君祷

生辰贺,永快乐

 

 

 ————————————————————


文章作者:旗木卡卡艺


时至今日我们所看见的阳光

20180915旗木卡卡西微博超话生贺文组评选文章《时至今日我们所看见的阳光》

文章作者:陈情令主(微博)


————————————————————

 

我有一种深深的预感,这一回怕是要被扣工资了。

捞起河里那颗湿淋淋的金发脑袋,我打量了一下臂弯里的孩子,暗叹这回糟糕了。

这孩子脸色苍白,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脖颈上,连着脸上六道猫须,简直可怜到了极点。

而且光是述职和处分就是麻烦啊。

 

「竟然是同班的孩子吗?」

「是的。」

三代目往后一躺,靠在椅背上,重重吐出一口烟圈,这一口,目测比刚刚的大了一圈。

老实说,我要强烈谴责吸烟人士,这二手烟的味道呛鼻得让人想吐。

光是想到不知道多少年前我抱着那孩子站在三代老头面前时他的反应,更想抱怨他老人家一直吸烟是怎么坚挺到现在的。

「卡卡西啊,鸣人刚出生的时候,是你在照顾他吧。」

「是的。」

我低下头,不想去理会老头看起来很是疲倦的样子。

「我知道了,没什么事的话,你先走吧。」

 

「卡卡西的眼神还真是冷漠呢。」

「喂喂,我迈特凯所认同的卡卡西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啊,真不知道怎么想的,杂志还把他评为“最想嫁的男人第一名”。」

「啊啦,你一定没看最近刚出的《霸道杀手爱上我》,时下的少女可是对这种冷酷又慵懒的杀手着迷的得不得了。」

「欸,卡卡西这家伙......」

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在丸子店门口听到如此神似的话。

我垮了肩,插兜走过去。

一个孩子猛地撞在我怀里。

有点眼熟。

我仔细地打量着她,在那孩子瞪圆了眼睛瘪起嘴巴的时候,终于恍然是那天在河边把鸣人推下水的那个女孩子。

我在心里啧啧称奇,那孩子却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

「你是......旗木卡卡西君?」

一个细声细气的温柔女声。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脑子里顿时都是《亲热天堂》的狗血标题。

#论命运的巧合/狗血#

#那些年我们不得不说的故事#

 

「卡卡西君,这些年,你还是一个人吗?」

「是的。」

即使我一直挖着鱼肉塞进嘴里,嘴巴不停。其实没什么精神同她招呼,这位名为世理的女士的热情也超乎我想象,这么一看,就好像她对以前的事情全然失忆了一样,连跟我打招呼也是让人匪疑所思的一件事情。

难道不应该人海茫茫中相见而故作不相识吗?!

「唉。卡卡西君一个人,没有家室没有孩子好像没有烦恼呢?」

「啊。」孩子倒是有一个,不知道算不算。但是烦恼的话还是有的。

她顿了顿,显然是没有预料到,美人愁苦当前,我居然没有话问下去。

我也觉得上面的话太过敷衍,于是软下语气,「教养孩子,一定相当辛苦。」

又看了下对面噗嗤噗嗤吃饭动静十分大的孩子,十分给面子地赞扬道,「孩子被教养得很活泼漂亮。」

「谢...谢谢。」她脸飞红霞,但又似想到什么,脸色苍白下去,「如果,他在就好了......」

「世理小姐的丈夫是……」

「啊,他去世了,正是十年前九尾的事件。」

对面的孩子已经吃完了饭,正拿着勺子在搅和碗里的汤,汁水飞溅出来,覆盖范围相当广。

我顿时就吃不下去了。

 

我咬着叶子蹲在树枝上,眼瞅着我的任务目标照例在上课的前十分钟里瞪着困惑的大眼睛,然后渐渐地阖上眼皮,头一耷拉,终于趴桌子上死死睡去了。

还好今天这位新进的班导,估计是为了在班上的孩子们面前留一个好印象,并没有发作。

死孩子。

我啐一口,躺树枝上合起眼,也闭目养神起来。

 

「你以为,换了老师,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了吗?」

这女孩子,与那天在我面前一副受惊小动物的样子大相径庭。

怎么看,都觉得这种教养,果然是来自她的母亲吧。

我站在树枝上,对面的转角正是校园一处容易滋生阴暗的角落。

将树叶沿着脉络撕成一条条,往树下一丢,我无聊得想打瞌睡——

只想跟三代老头要求涨工资。

这种又是监护又是保护又不能出现的工作,尺度实在是太难把握,一个不小心就要像上次那样被扣工资。

从枝叶间漏下明亮而耀眼的光斑,望出去也能一眼知道是个万里晴空的好天气。

木叶向来都是这种好天气,动手动脚的时候,都是一身粘腻的臭汗,如果再加上跌落在地时粘上的一身灰,那孩子回去估计是没法收拾自己的衣服了。

角落的动静大到生怕别人不知道有人在那里。

我拉拉面罩,被这天气热得起火,只想好好躺在家里享受带着冷气的午休。

 

我叹气,抱起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孩子。

任务规定不能出场什么的就算了吧。

涨工资看来是没有希望的。

虽然这傻孩子也不知道我是谁。

「欸?你是上次那个狐狸脸大叔......」

我狠狠一手刀敲在他后颈,成功让他晕了过去。

很想大声质问他到底哪只眼睛看出来我一个暗部是个大叔了,但是他一身青肿,眉头都皱着,又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我只得摘了面具,抱着他回家的时候顺路去买了点伤药。

一边吸着气一边看着小鬼在昏迷的时候也不忘因为我的手劲吸气,一头金发在窗外影影绰绰的大树影子下颇为黯淡。

我想起同是金发的四代目,又是叹一口气,已经有一种提前步入老年的错觉。

老师,你做的这些值得吗?

这到底,是这些年我一直想问他的话了。

认真想想,其实不久就能问到他了。

我越发困乏,形容不出的疲懒,只想赶紧回家睡觉。

 

「卡卡西啊,这些年我这个位置怎么样,你也有看到。对那个孩子,我只有抱歉了。」

我闭了闭眼,强压火气,很想大喊些什么给我涨工资别废话。

「到底是老师的孩子,怎么能让他被人这么欺负了去。三代大人,这些年......」

一口气提到心口,又突然泄了,流到四肢百骸。

惫懒至极。

无话可说。

父亲死的时候,我闯进办公室,这老头,当时就是这么一副样子。

一屋子呛鼻的浓烟,无可奈何的火影。

我走回家,一路照旧是指指点点的人,而一直堵在门口的人群终于散了。

我收拾书包回了学校,继续上课。放学后,世理堵在我面前,身后还是一众的簇拥者。

当时的我看着他们,终于反应过来。

不是火影的错。

我跟他们撕扯起来,狠狠打了一架。

谁都怪不了。

 

「卡卡西,卡卡西!我永远的对手卡卡西啊!」

这嗓门几乎震飞天灵盖,我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几乎想捂住脸。

绿皮紧身衣怎么就升级得更刺眼了,这是专门来让我看见的吗?!

我收起把他塞进屎坑里的想法,转身就走。

「卡卡西,卡卡西!我改良了一下我的衣服,怎么样!是不是更好看了?」

他追上来,喋喋不休喋喋不休。

这些年,见面寥寥无几,凯缠人的功夫上升得让我吃惊。

「穿上他吧!别走啊!」

身后拖着一只奇怪的生物,我走过一乐。

「哟西!大叔请客我一定要吃很多碗!味噌叉烧面,我开动了!」

啊,恢复得真快。

我觉得鸣人那小鬼跟凯一定很合得来。

奇怪的生物。

 

「卡卡西啊,你进暗部也有十一年了吧?」

「是的。」

「水门让你进暗部的本意是为了驱散你心中的黑暗。可直到今日,我也依赖你太久了。」

「鸣人那孩子还让我给你转交一个东西。」

三代老头喷了我一脸烟,终于笑起来,「从暗部出去吧,去做一个普通的忍者。这也是你那位朋友的愿望。」

 

『旗木卡卡西

特别上忍

009720

木叶57年9月16日』

还有一碗打包的味噌拉面。

我拿着到手的证件,端着拉面站在慰灵碑前。

「我说不定,还要再活一阵了。」

「喂喂!卡卡西!我们去吃烧烤吧!青春不能缺少烧烤啊!」

我真是服了他了,服了服了。

我转过身,被凯这家伙拖着走了。

阳光撒落慰灵碑。

 

 文章作者:陈情令主


照片

20180915旗木卡卡西微博超话生贺文组评选文章《照片》

文章作者:奶茶低脂不加糖(微博)


卡卡西一改往日的忍者造型,穿着草绿色的浴袍,扇着画着金鱼图案的团扇,靠着窗子,看着日落时分一望无际的大海。窗台上立着一个简洁的花瓶,里面插着几枝花。 

太阳在下沉,海面波光粼粼,有金色、橙色、红色。海风是凉的,是蓝色、绿色、灰色,吹干了面罩下细密的汗珠。

渔船都已经停靠在岸,在远远的码头,形成小小的剪影。

“咚、咚、咚、”,一阵脚步声,听声音,是一个赤脚、纤细的少女朝自己的房间走来。

“旗木先生!”,伴随着清脆的叩门声,“我进来了!”

“呦,小葵啊。”卡卡西转过身冲女生笑了笑,“进来坐吗?”

“不啦,我奶奶想找您说说话。”

“哦,那麻烦你带路了,你家太大了,真怕迷路啊。”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怎么会迷路,您都来我家这么多天了。再说,您可是超级忍者呀!”

“忍者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呀。”卡卡西跟着小葵走出了房间,穿梭在长长的木质走廊里。

少女拥有海边居民少有的白皙皮肤,被夕阳映的红红的。

卡卡西来到这个海滨小镇的主要任务是视察。小镇虽然不与木叶接壤,但是一直都是木叶海领域的重要根据地,定期都会有权力极高深得高层信赖的忍者来这里检查工作。纲手说镇上的富商——山下家的老太太是当年为卡卡西接生的医生,便强硬的把卡卡西塞到这老太太家里,说是“免费修养”。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明察暗访,暂时没有发现值得警惕的敌对势力。从老夫人家的晚饭开始,到起床吃到小葵送到门口的早餐,每天的这段时间确实可以称之为度假。

小葵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讲着“这边的是厨房”、“那边是书房”。

不愧是家里做旅游生意的,年纪不大,能说会道。卡卡西这么想着,转角处看见了一片漂亮的花园,眼睛一亮。

“漂亮吧!”小葵得意的说道,“我奶奶最爱这些花了,因为这是我爷爷生前种的。看那个花,眼熟吗?今天您房间窗台上的花就是从这里摘的,我亲自摘的。”

“每天都为亲自为我的房间选花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女孩以为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了,连忙说:“那当然,我以后要成为最好的成为最好的旅店老板,这点小事我当然能做的很好。”

卡卡西觉得这答复答复牵强又奇怪。女生感谢夕阳照的自己全脸都是红的,没人能发现脸颊的红晕。

“喏,就是这里。”女生敲了敲门,“奶奶我进来了!”

“打扰了,老夫人,是我,卡卡西。”。

“卡卡西,来,快来挨着我坐。”声音略微沙哑,语气平缓又温暖,“小葵,去帮我端些点心和凉茶来。”

“好的,奶奶!”

卡卡西顺从的跪坐在老太太面前,这感觉有点像孙子来陪奶奶聊天。老太太靠枕前有一个打开的信件,又旧又黄,但是非常平整。

简单寒暄几句之后,老太太把信件递给卡卡西,说道“这几天终于找了这封信,是你爸爸写给我的信。你看看吧。”

卡卡西接过东西,犹豫了几秒,才抽出里面的信,信纸里还夹着一张照片:病房里,年轻的爸爸搂着一个纤弱的黑发女人,女人的怀里抱着一个捏紧拳头放声啼哭的婴儿,夫妻两个人开心的笑着。照片右下角写着日期xx年9月15日,拍摄于木叶医院妇产科。是父亲的字迹。

这是卡卡西头一次见到自己母亲的照片。鹅蛋脸,翘鼻子,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刚刚经历过分娩的脸上没有什么血色,但是孕育新生命的幸福让这个瘦弱的女人看起来充满了力量。再看看旁边的父亲,这绝对是卡卡西印象中父亲笑的最傻的样子。

骨节分明的手指颤抖着,情不自禁的去触摸照片上女人的脸,面罩下脸,不知道有着怎样的表情。

“我一直是木叶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当时快退休了,你妈妈是我负责的最后一位孕妇,你母亲非常年轻,又讨人喜欢,在我心里,我把她当做是自己的女儿。你妈妈有先天的心脏问题,本没有可能成为忍者。可她偏偏又是要强的人,成为了优秀的中忍。”

老太太的背后有扇窗户,正好可以看见刚刚见过的那片花园,被窗户一框,像一幅画。

“你爸爸当年常说,他虽然是威震八方的木叶白牙,其实没有自这位娇小的妻子内心强大。当时,这在村子里是段佳话,只是很少有人会真正担忧你妈妈的身体状况,她所有的竭尽全力其实是在消耗自己的寿命。”

卡卡西心头一震。可是敲门声打断了节奏。

“奶奶,我进来了!”小葵稳稳地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小葵,你要好好替奶奶照顾好卡卡西,如果不是他爸爸当年建议我们一家来到这边发展,你哪儿有现在的好日子过?”

“老夫人,您放心,小葵做的非常棒。”

小葵有点不好意思,赶紧低着头走了。老太太这才继续刚才的话题。

“你爸爸为了保护你妈妈,本不想要孩子,但是你妈妈坚持要生下你。于是找到我经验丰富的我,希望我能——”,说着老太太眼圈开始发红,哽咽道,“明明连危险度最高的自然分娩都可以抗过去,怎么,怎么一个流感,人就没了呢。”老人掏出手绢擦起了眼泪,“当我得知了这个消息,便拿出你们刚出院时你爸爸当时写给我的感谢信,反复看了又看,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让丈夫陪我站在这沙滩上,望着木叶的方向,流着眼泪。”

卡卡西低着头,额前的碎发遮住了眼睛,放在双膝上的手抓着裤子,握成了拳头,肩膀微微颤抖。

“我一直想见一见你,见一见我老朋友的孩子过得怎么样。”老人撑着身体,伸出布满皱纹的双手,握着卡卡西被苦无磨出茧子的手。

不知是怎么回到房间的,等心情稍能稍微平复的时候,自己已经,在月色下,窗边独坐。

“原来我妈长这个样子啊,以后在梦里就可以认出来了。”

卡卡西把窗户彻底的打开,让海风吹进房间。温热的海风把月亮的光吹进来,吹起放在桌面的信的边角,信纸已经有了被反复阅读过的痕迹。

“第一次见到她,用这种方式… …以前父亲从提及母亲的事情,我就也从不去问。今天才多少明白了一些他们对彼此的情谊,尽管我从没有和什么人彼此相爱过,但是今天隔着照片却能强烈的体会到这种幸福。”

卡卡西扇着团扇,碎发随着风颤动,形影不离的小说倒扣着。窗户框的上檐挂着晴天娃娃,随风摆动。

不知道是该睡还是不该睡,又或者不敢睡,就这么坐着,扇子扇啊扇。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腿麻了,想换个姿势,赤着的脚碰到了托盘。这是小葵亲手做的凉茶,还没喝过。

“大概是担心我吧,特地给我送了凉茶。真是好孩子呢。”卡卡西心头一热。摘下面罩,喝起了茶。

“不管是老夫人还是小葵,都是很可爱的人。远离忍者世界的人,大概有很多都是这般幸福的。我当然想象过自己如果不是忍者,或者如果自己的父母都活着,我会过着怎样的日子,”晃了晃茶杯,灯光映在杯子里,“我还真是想象不出来呢,想象不出我拥有家庭的样子。”

无奈的笑了笑,发现自己好像一开始就接受了孑然一身的现实,一个劲儿的往前走而已。“哈,这点倔强劲儿可能遗传我老妈吧,小时候老爸经常劝我没必要做什么事都着急呢。”

茶喝干了,放回托盘。

“嘛,就别想这么多了,孤单的人不只我一个,每个人都在努力向前走,也不知道鸣人和自来也大人的修行进展的顺利么,身为忍者,守护着山下家这样可爱的人,挺好的。”

 “没几个小时,就要天亮了。”卡卡西决定躺下准备睡一会儿,闭眼前拿起桌上的照片看了一眼。“小葵也圆脸翘鼻子,乍一看还真是和我妈有点儿像,不过细看还是我妈好看啊。”

卡卡西躺下盖好了被子,渐渐入睡。

又一阵风吹进来,照片从桌面滑落,落在卡卡西的枕边。

或许他在梦里会梦见自己的母亲,会梦见她正在给旗木父子俩烧饭,而自己和爸爸正在旗木家以前的大宅院里修剪草木。或许还会梦见有个叫小葵的山下家的孩子,送来凉茶外卖。



作者: @风の旅人 

我的锅我背!

占用tag,,不好意思哇!!!这是一条关于老卡生贺参赛文投票被我拖沓了的道歉文,,噗哈哈哈。这两天超级忙,,又是要给之前生贺活动结尾做合志,,还刚刚接手了一个汉化组,,结果明天一早又被主任叫去加班😷😷😷 所以还剩下的四篇参赛文明晚回家一并发了,久等了大家!!!抱歉!!!

家父

20180915旗木卡卡西微博超话生贺文组评选文章《家父》

文章作者:卡巴卡嚓

 

发了一遍竟然挂掉了,,,,所以我们戳下面进入全文吧!!!

 

 

https://shimo.im/docs/EFceUXrxWqUpoABu

 

评论再走一波链接。

 最后再署名一次作者:@卡巴卡嚓